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原創2020-01-30舉報152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掃描,分享朋友圈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首發:全媒派
原標題:解構與重塑: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
爆竹聲中一歲除,每除一次夕,都增長一歲的枯榮。21世紀進入了期待已久的20年代,剛剛過去的這十年間,移動互聯網改變了全人類的生活方式,這其中就包括一個源遠流長的話題:中國人怎樣過除夕?本期全媒派結合信息傳播方式和互聯網平臺營銷的流變,復盤十年來“除夕方式”的大小變化,同大家一起迎接新的一年。 


讓除夕更有趣,互聯網做到了嗎?

春晚——從固定大屏到移動小屏 

十年關頭一回顧,始知時代大跨步。一年一次的春晚,重復的套路中也有悄然變化。

從闔家團圓式地圍繞一個電視大屏看全程,到如今將電視直播當作背景音,各自捧著手機在社交軟件上看春晚精選片段,無論你是誠心守候還是歡樂吐槽,自1983年以來,“春節聯歡晚會”始終是大多數中國人歡度除夕必不可少的重頭戲。

 當時光回到十年之前,虎年春晚上,“小虎隊”重出江湖,王菲再唱《傳奇》,魔術師劉謙憑借著“見證奇跡的時刻”進入內地觀眾視野……那時候,只需要一個液晶電視屏幕,一家人就可以徜徉在盛宴之中。 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后來,一部分人的目光轉向了電腦,不再受到固定場景的局限,用戶可以在網頁上邊看節目,邊跑到論壇、貼吧、微博討論區“水個帖”、抖個機靈。屏幕的切換,意味著碎片化接收節目信息的開始,全家人看春晚的儀式感,開始被拋擲腦后。

再后來,手機網絡成為年輕人的首選,受眾的自由度進一步擴大,完全從“固定的空間和時間中”解放出來。觀眾不需要坐在電視或電腦前,而是根據網絡熱點、個人喜好,有選擇性地觀看其中某些片段。觀看經過二次剪輯的春晚,已經成為新的娛樂素材。

據《人民日報》報道,今年的春晚將引入5G+8K技術實現多機位拍攝,再配上首創的虛擬網絡交互制作模式,讓觀眾體驗一把VR直播的效果。與短視頻平臺共同爭奪年輕人的注意力,央視也是認真的。


 年夜飯——從為家人準備到為朋友圈準備 

很多人可以接受缺席春晚直播,但絕對接受不了缺席年夜飯。

一直以來,年夜飯的籌備都極為講究。但在過去,年夜飯往往是一種帶有圈層意味的家族活動,不少地方的年夜飯甚至是封閉式的,很少有人會拿出去分享、展示。 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今時不同往日,近兩年,每到除夕晚上,朋友圈反倒成為了年味最重的地方之一。這邊家里還沒準備好菜肴,那邊朋友圈的“滿漢全席”早已蓄勢待發;這邊人還在翹首以盼,那邊的手機攝像頭已經先“睹”為快。

曬年夜飯,正在成為除夕夜里風行的社交貨幣。這種誘發傳播的因素極易引起互動和模仿,用戶既可以展示自我,也可以快速尋找到同類,發展到現在,曬年夜飯已經成為朋友圈里一年一度的競技活動。


發紅包——從手遞手到手機傳手機 

技術滲透進入生活的同時,為沿襲千百年的壓歲錢文化提供了迭代的契機。當電子支付悄然占據日常生活的高地,曾經的實體紅包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沖擊。

2014年,微信紅包測試版上線,開啟了一輪病毒式的傳播裂變,用戶們爭先恐后地體驗拼手氣紅包、新年紅包等新鮮功能。

到如今,用電子紅包已然成為網友春節生活中的又一大樂趣。這些紅包支持個人對個人和個人對社群,也不再局限于長輩發給晚輩,同齡的年輕一代反而發得更起勁,大大超越了時空間的束縛。

 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短短幾年,手遞手發出的壓歲錢越來越少,電子紅包則衍生出更多玩法。例如:需要正確發音的口令紅包、答對就拆的答題紅包、各個微信群里比拼手速運氣的紅包搶奪戰……到今年除夕,專門定制的紅包封面開始被廣泛使用。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
隔空拜年——傳遞祝福的N種方式

21世紀前十年的手機使用者,多半都是重度的短信用戶,每逢除夕夜守歲過后,各種真摯淳樸的短信祝福在手機上嗡嗡作響,是屬于70后、80后的獨家記憶。

體會一下這幾條來自2010年的古早祝福短信,是不是有內味兒了?

“新年來臨百花香,一條信息帶六香。一香送你搖錢樹,二香送你貴人扶,三香送你工作好,四香送你沒煩惱,五香送你錢滿箱,六香送你永安康!祝春節快樂!”

 “虎年送頭虎,全家樂悠悠。虎蹄為你開財路,虎尾為你拂憂愁,虎耳為你撞鴻運,虎背為你馱康壽,讓這頭虎伴你左右,你不虎也虎!” 

“在新的一年祝大家虎年大吉,虎氣沖天!身體健康如虎!總之一切虎!虎!虎!”


隨著通信技術的發展、智能手機的普及和社交軟件的火爆,短信失去了霸主地位,即時通訊的魅力吸引了廣大的互聯網用戶。通信方式的更新,在除夕夜這樣一個短時間內信息急速攀升的節點表現得更為顯著。

 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微信語音拜年、表情包拜年、短視頻拜年……在各種特效、軟件的加持下,祝福的傳遞已經衍生出N種方式。移動社交的成熟,使得遠程拜年的效率和趣味性都得到大幅提升。


 平臺“撒幣”——紅包大戰年年升級 

2020年,各大互聯網企業都在變著花樣撒錢,用盡渾身解數,讓人忘記這是一個“互聯網寒冬”。

這其中競爭最激烈、力度最大、影響力最廣的當屬“春晚紅包”。從2015年起,除2017年外,央視每年都與國內互聯網企業開展了“春晚紅包”互動合作。 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2015年,騰訊率先與春晚達成合作,微信“搖一搖”紅包引發全民互動狂歡;

2016年,阿里巴巴奪得春晚獨家合作權,以手機支付寶“咻一咻”及“集五福”形式送出8億紅包;

2018年還是阿里巴巴,這一次,觀眾可使用手機淘寶與春晚跨屏互動,紅包總值6億;

2019年,百度登場,觀眾通過百度客戶端瓜分了9億紅包;

2020年終于輪到短視頻平臺,快手成為新晉的春晚獨家互動伙伴,紅包金額提升至10億。


 紅包大戰的背后,隱藏著平臺拉新促活的增長目的。支付寶著名的集五福活動,便是2016年春晚紅包合作的產物。當年第一批集齊五福的幸運網友瓜分了2.15億元人民幣,人均入賬271.66元。

 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今年,除了春晚互動和集五福這兩個常規項目,各大平臺砸錢力度大幅升級。搜索“互聯網春節紅包”,京東3億、支付寶5億、百度5億、快手10億、聚劃算20億、抖音20億……以除夕為高潮,平臺間的競賽從節前持續到節后,不少網友在社交媒體上望“錢”興嘆:“天上真要掉餡餅!” 


改變背后,是享受技術還是被技術支配?

移動互聯網在解構人們過除夕方式的同時,也在加速塑造新的生態。最顯著的現象之一正是,用戶的除夕時間,在平臺商業化博弈中變得越來越值錢。

有人樂在其中,也有人并不買賬。以“過除夕”為例,人們從小屏幕里重新發掘出春晚的快樂,卻可能放棄了和家人一起點評吐槽的機會;在朋友圈里獲得了無數個為年夜飯照片點的贊,卻可能唯獨忘記了好好吃掉它們;在好友群中搶了成百上千的紅包,卻可能還沒來得及和發壓歲錢的長輩多說幾句話……

生活在一個被社交媒體包圍的時代,如何衡量新技術帶給我們的和新技術從我們這里拿走的?是一個靈魂拷問。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的董晨宇老師曾提出過這樣一個逆向思考:技術想要我們為它付出什么?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“從彼此相連到無限韁繩”,這是他提出的第一個問題。“使用社交媒體的我們,在隨時隨地、免費快捷地找到所有聯系人的同時,也都可以隨時隨地、免費快捷地被所有人找到。我們圈住一群人,又被另一群人圈住。當然,圈住我們的人也不必得意,因為自有人來圈他們。” 

以圈定思維來回顧除夕夜的紅包大戰,幾十億的“撒幣”行為也就顯得合情合理了。平臺方真正希望獲取的,絕不僅僅是用戶的除夕時間。但由于這一節點的特殊性,技術給信息傳播和信息消費帶來的變化得以被清晰捕捉。

在一輪又一輪的解構與重塑中,移動互聯網改變了“過除夕”的方式,保持一定的反思性是有必要的。只是,技術所賦予我們的進步似乎更加讓人無法抗拒。譬如,借助網絡平臺,派派也可以輕松 @所有人:

祝大家新年快樂!


數英用戶原創,轉載請遵守規范
作者公眾號:全媒派(ID: quanmeipai)
1580278559635930.png

轉載規范及須知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數英網立場
本文由作者授權數英網發表,并經數英編輯。轉載此文章,在文章開頭和結尾標注“作者”、“來源:數英網”并附上本頁鏈接;
數英編輯原創文章及專題,必須確認已被數英官方微信發表后,方可轉載;
如作者注明不能轉載及需要授權的,請聯系作者本人;
本站(網頁、APP)部分文字及圖片來源于網絡,如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及時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或刪除。

短短十載,移動互聯網重新定義“過除夕”

掃描,分享朋友圈

    mg老虎机游戏娱乐网站